国有大行存款利率下调 储户存款意愿降低转向保险产品

发布日期:2022-09-21 12:03    点击次数:198

  国有大行存款利率下调 储户存款意愿降低转向保险产品

  本报记者 彭 妍

  9月15日,多家银行先后发布公告,调整人民币存款挂牌利率。与此同时,部分国有大行大额存单利率亦同步调降。

  当天,记者走访多家银行网点发现,由于定期存款利率和大额存单利率出现下行,前来网点咨询保险的客户较多。不少银行理财经理建议客户可配置一部分资金做中长期的保险,以便提前锁定利率,也可选择收益率水平更高的投资产品,如银行理财产品或基金。

  “存款利率下调将对储户资产配置方式产生影响。一方面,部分储户可能会选择收益率水平更高的投资产品,如银行理财产品等;另一方面,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,中小银行存款产品的吸引力有所提升,储户可能会选择这些银行进行储蓄,以获得更高的利息收入。”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杜阳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多家银行存款利率下调

  记者梳理多家银行的手机银行App发现,从挂牌利率来看,六大国有银行中,工商银行、农业银行、中国银行、建设银行、交通银行定期存款利率所有期限均有所下调,调整后五大行定期存款挂牌利率处在同一水平,3个月、6个月、1年期、2年期、5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分别为1.25%、1.45%、1.65%、2.15%、2.65%,均下调0.1个百分点;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为2.6%,均下调0.15个百分点。此外,邮储银行存款利率下调后,6个月、1年期存款利率略高于上述五大行,分别为1.46%、1.68%,其余存款利率则与五大行一致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银行的挂牌利率并非办理存款时的实际利率,银行存款的实际执行利率大多会高于挂牌利率。记者发现,自9月15日开始,部分国有大行的定存最高利率也同步进行了调整,不同期限存款利率有不同幅度的微调,其中3年期下调幅度最大。

  以工商银行为例,3个月、6个月、1年期、2年期、5年期存款利率均下调0.1个百分点,分别为1.5%、1.7%、1.9%、2.4%、2.65%,3年期存款利率下调0.15个百分点,为3%。农业银行3个月、6个月、1年期、2年期、5年期存款利率均下调0.1个百分点,分别为1.5%、1.7%、1.9%、2.4%、2.65%,3年期存款利率下调0.15个百分点,为3%,降幅与工商银行同期限存款利率降幅相同。建设银行不同期限定存实际执行的最高年利率为:3个月为1.5%,6个月为1.7%,1年期为1.9%,2年期为2.4%,3年期为3%,均高于同期限挂牌利率。

  除了上述银行外,中国银行最新的定存最高年利率也比之前有明显下调。中行手机银行App显示,9月15日,3个月、6个月、1年期和5年期的最高年利率分别为1.5%、1.7%、1.9%和2.65%;相较之前分别下调了0.1个百分点。2年期和3年期定存最高利率分别从此前的2.5%和3.15%下调至2.15%和2.6%,下调幅度高达0.35和0.55个百分点。交通银行的多个期限的定期存款利率也进行了同等幅度的调整。邮储银行某网点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该行从9月15日起调整人民币存款挂牌利率,不过银行存款的实际执行利率将于9月16日开始下调。

  除了国有大行,部分股份制银行也下调了个人存款利率。招商银行某网点工作人员表示,该行3个月、6个月、1年期、2年期和5年期定期存款挂牌利率均较前期下降10个基点;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为2.60%,下降了15个基点。除了招商银行,大部分股份制银行的挂牌利率并未发生改变,且挂牌利率明显高于国有大行。

  与此同时,多家国有大行的大额存单利率也较此前有所下降,也出现不同期限不同幅度的下调。以3年期大额存单为例,据记者梳理发现,工商银行、农业银行等国有大行目前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为3.1%,较此前下降幅度达0.15个百分点。不过,多数股份行的大额存单利率暂未开启变化,且利率水平高于大行同等期限的产品。

  存款利率或持续下行

  谈及存款利率下调的原因,在杜阳看来,主要有三方面因素:一是随着存款自律定价机制逐步完善,在LPR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双双下行的背景下,存款利率下调体现了存款自律定价机制市场化程度的进一步提升;二是存款利率下调能够为银行存贷款业务创造更多盈利空间;三是存款利率下调既是市场供需的反映,也有利于释放居民消费潜力,拉动经济增长。

 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首先,今年以来居民储蓄意愿有所升高,银行揽储压力减轻,不再需要通过较高的利息来吸引客户。其次,二季度以来银行间市场流动性较为充裕,同业存单收益率明显下降,银行负债端资金相对充裕,存款成本也将随之下行。最后,8月份1年期LPR再度调降,国债利率低位运行,进一步拉动存款利率降低。

  “存款利率下调有利于银行降低负债成本,维持息差水平的相对平稳,保证银行的利息收入。此外,全球主要国家和经济体进入加息通道,叠加通胀压力升高,国内市场利率进一步下调的空间有所收窄,存款利率适度下调有助于保证银行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。”杜阳说。

  “存款利率下调将降低银行负债成本,缓解银行净息差压缩的困境。尤其是在今年金融让利实体的引导下,存款利率下调将为LPR调降提供空间。”明明表示,高息揽储的时代已经过去,随着未来继续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,银行将继续优化存款结构,提升存款利率市场化定价能力,维护存款市场良性竞争秩序;同时,考虑到央行加强存款利率监管,着力稳定银行负债成本,未来存款利率易下难上。

  杜阳认为,未来,在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稳步推进、市场竞争加剧、贷款利率持续下降的背景下,预计银行在负债端更加注重成本管理,来源稳定、低成本的核心存款将成为银行竞争焦点,存款利率稳中有降,存贷利差位于合理水平。